汤万诚说:“郜老师知道左岸王家吗?”
 
    郜淑云点点头:“左岸王家当然知道,产业遍及江北几市,这个淮宁国际,包括我们现在所在的这栋大楼,都是左岸王家的产业之一。”
 
    汤万诚说:“郜老师说得没错,不过,你只看到左岸王家的冰山一角,哦,王韵熙就是左岸王家掌舵老爷子的小女儿。”
 
    “什么?”
 
    郜淑云还是第一次听说,王韵熙就是左岸王家的重要家族成员,这么大的事,传说中无孔不入的狗仔队,怎会没挖掘出来,大肆报导?
 
    难道是狗仔队不敢挖掘?
 
    媒体不敢报导?
 
    细思极恐!
 
    郜淑云有些明白,汤万诚为何说自己只了解冰山一角。
 
    汤俊才脸色一黯,大概猜到陈轩为何会出现在这个酒会,他知道王韵熙与陈轩他们吃过饭,但没想到还没几天时间,关系就走这么近,真不知道陈轩这小子走了什么狗屎运。
 
    这时。
 
    王韵熙踩着火红色高跟鞋,款款走向陈轩,展露笑颜,宛如一朵妖艳盛开的玫瑰花。
 
    “真对不起,让你受委屈了。”
 
    在所有惊诧目光的注视下,王韵熙很自然的张开柔软双臂,给陈轩一个拥抱,拍了拍他后背,细语绵绵的安慰。
 
    闻到王韵熙身上的香味,感受到身前两颗棉弹的挤压,陈轩打了个激灵。
 
    这样的安慰多多益善啊!
 
    而这个拥抱,看在众人眼里,却惊掉了下巴。
 
    人们本以为王韵熙只是反对赶走陈轩,不料她上去直接旁若无人的给出拥抱,见面拥抱是一种西方礼节,在国内不多见。
 
    王韵熙的这个拥抱,充分体现出陈轩在她心目中的地位。
 
    说明他们不但认识,而且关系很亲近,从表情和语气中,还可以看出她非常敬重陈轩。
 
    能与王韵熙关系亲近,又让她敬重,那么陈轩的身份……
 
    可陈轩在这之前,一直被他们认定为混进酒会蹭吃蹭喝的底层穷人,马上就要把他当做流浪狗似的驱离,之后还要把这事当做笑话来取乐。
 
    天大的反差!
 
    郜淑云突然站立不稳,一个趔趄,差点跌倒,汤万诚回过神来,赶紧一把扶住,郜淑云手中的香槟,泼得汤万诚满身都是,也溅到邱晴礼服上。
 
    邱晴像是完全没有感觉到,犹自呆若木鸡,怔怔望着陈轩。
 
    呆若木鸡的还有白羽升和白奕明父子。
 
    他们不仅呆若木鸡,还嘴巴大张,下巴快要脱臼。
 
    他们故意撺掇薛志鹏找上陈轩,推动出一场好戏,万万没想到,竟出现这样的可怕逆转。
 
    为什么说可怕,那是因为他们清楚王韵熙身份和背景的可怕。
 
    王韵熙亲近和敬重陈轩,那么,陈轩身份和背景很可能更可怕。
 
    然而,他们却得罪陈轩,把陈轩当做仇人。
 
    白羽升父子身旁,站着个女仆,她是楚梦梵。
 
    楚梦梵也很吃惊,她不知道陈轩什么时候,跟王韵熙勾搭这么好。
 
    这鬼头鬼脑的家伙,挺会攀关系嘛,回国还没一个月,就跟王家公主搭上关系,以后有必要多关注他的日常情况了。
 
    接下来。
 
    杲虎携关小娇上前,一脸敬重的同陈轩握手。
 
    然后杲虎瞪向邱总监:“你好大的狗胆,怎敢对陈先生如此无礼!”
 
    “我不是有交代过,今晚贵客陈轩要来?”王韵熙又换上冷若冰霜的怒容。
 
    “我,我不知道……他,他就是陈轩……”邱总监肠子都悔青了,他在薛志鹏等人的催促和压力下,没有多思考,名字都没问,就直接做出驱赶陈轩的决定。
 
    王韵熙脸色更冷:“不知道?那说明你很不称职,我会跟我二哥说明情况,你可以回家了,明天去财务结算工资。”
 
    满堂俱寂!
 
    她竟为陈轩,当场开除邱总监。
 
    淮宁国际的法人是王韵熙二哥,真正掌舵的是王老爷子,辞掉一名行政总监,王韵熙一句话足够了。